首页 > 故宫灵异事件 > > 正文

[现实灵异事件]我的真实灵异事件(绝对真实)

日期:2017-07-07 05:57:05编辑作者:云顶娱乐场官网

  

  我是出生在旧历7月15那天的,7月半,就是民间的鬼节。从小我就有一般人没有的通灵能力,在特别强的磁场下,我会感到头痛,晕眩,并且我能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东西,那就是灵异。

  从小到大20几年,我遇到过很多怪异而又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也看到过很多那些东西。下面,我就把我所经历过的印象深刻的几件事讲给大家。

  小时候我3次差点丢命,也许是我命大,阎王爷不肯收留我吧。

  第一次,那年我1岁多,半夜发高烧,如果送医院再晚那么一点点,我就很卡哇依的死翘翘了。

  第二次,记得我那年4岁,我爸爸带我去小河沟(曾经住过纺织厂也就是锦华公司的朋友肯定知道)抓螃蟹,那个小河沟大概一米宽,深浅正好能淹没我那个时候的个子,我爸爸在一边给我捉螃蟹,我一个人在另外一边玩,当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跌倒了,当是有个预制板盖在小河沟的两头的上面,我的头被流水吞进那个预制板里面,幸好水里有块石头可以把我的身子卡在预制板和石头的中间,我爸爸转过头看见我就剩2只脚在外面了,马上跑过来把我拖出来,当时我已经昏迷了,我爸爸以为我死了,但是他把我倒过来一直在拍我的背,我吐了好多水出来,最后的结果是我没死。

  第三次,相信大家都记得以前公园的游泳池吧,那个时候我好像只有7岁。那年夏天我们一家人去游泳,当时我不知道浅水区和深水区,我爸爸他们在浅水区那边,我一个人跑到了深水区去了,反正浅水深水我都踩不到底。我一个人拿个游泳圈,好像去学人家跳水,结果我是跳下去了,人下去了,游泳圈还在上面。我一直往下面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经历过那种人即将要死了但是又无法挣扎那样的感觉,我心里那个时候就在想,完了,我要死了,后来不知道是谁把我救起来的,反正救上来的时候也是跟上面一样的情况。

  这些年我一直被鬼压床,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在睡觉的时候被“迷到”,前几年更是天天被鬼压床,后来我在睡觉的时候放了一把刀在枕头下面就再也没被鬼压床。我也看了一些科学方面的解释,但是,我觉得科学解释只是片面的,因为我在后来看了那篇文章的时候做了一个试验,无论我把手怎么放,按照上面说容易被鬼压床的姿势,但是我一次也没被鬼压床,所以,我觉得鬼压床跟手放在哪一点关系也没有。

  玉堂街:发生在我服装店的真实灵异事件

  2002年,我开了一家服装店。相信很多人都会记得吧,玉堂街的“薰衣草”就是我开的。去过的人应该都看到过,我的服装店是2层楼的,很特别,从中间上楼,两边都可以上楼,楼梯是从一楼的楼梯向2边展开的。我平时就住在2楼上。服装店刚开张的时候我奶奶从庙里给我求来一个财神菩萨。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2楼睡觉,12点多钟的时候,我听见楼下有声音,是咚咚咚的声音,并且很大声,我害怕是贼或者老鼠,于是就下楼去看,等我下楼的时候声音就没了,我看了一下没有贼,并且门关得很好。我以为是老鼠,于是我就往收银台那边去看,因为我的收银台下面有柜子,柜子里放了很多衣服,我怕老鼠咬烂里面的衣服,我过去看了结果柜子的门是关着的,并且柜子的门很紧,老鼠是打不开的,看了没什么我就又上楼去了,等我一上楼那声音又来了,很久了才停,当时我猜到可能是什么脏东西,反正那天晚上我一直没睡着,我也没有再下楼去看。第2天,小张(我请的帮我卖衣服的人)过来上班,我给她说了昨天晚上的怪事,她马上脸色就变了,她说:“你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楼上死了人。”我说我不信,她又说:“不信你去看,外面怖告都贴出来了。”我们这边一般死了人都会在住的那个地方的外面贴怖告。于是我马上跑出去看,我的服装店在东东包的旁边,怖告就贴在我的店跟东东包中间的那条巷子外面,昨天晚上楼上真的有人死了。本来死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怪事,我还是觉得有点惊,我感觉第2天一定会再发生点什么,所以晚上我把正在聚精会神玩传奇的男朋友拖了回来。第2天晚上,又到了12点的时候,我奶奶送的那个财神响起了音乐(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那个财神会响音乐,放了很久一直

  没响过),因为睡得很迷糊,我们一下子都坐了起来,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楼下的灯也亮了,睡觉之前我把所有的灯都关了的,我们一直坐在那呆了大概2分钟,2分钟以后我男朋友才去找声音的来源,后来才知道是那个财神菩萨,把电源拔了才又安静的。也许这就是菩萨显灵吧,我以前那个男朋友是最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反正这个事情大家都没办法解释清楚。

  应该是2004年吧。那年5.1节的时候我去了趟深圳看表姐,2天后因为家里有急事,我就准备马上回家。5.1节的票很紧张,飞机,火车票都要提前3天预定,没办法,已经跟表姐告别了,所以也不好意思再回去。后来,我只好买了汽车票,而且是到南充的。一路上颠沛流离,风餐露宿,以后再没去坐过长途汽车,5月的天气本来就闷,咦,说跑题了哈。走了2天还是怎么的,忘了,好像是到了贵州到重庆的接口还是怎么样,记不大清了哈,路上堵车,正好碰见了到遂宁的长途车,司机很好说话,反正快到遂宁了,愿意载我一程,勉去了我到了南充再转车的麻烦。但是,车上已经没位置了,我只能坐在副驾,不过也不错了,路上我一直在和司机吹牛。凌晨2点多的时候,车快到开潼梁了,潼梁那条路是条柏油马路,很窄,马路两边是田,田后面是山,黑漆漆的路上只有我们一个车在行驶,突然,我看见前面很远的地方,路中间盘腿坐着一个老头,车灯很亮,我看见那老头戴着一个斗笠,当车越开越近的时候,我完全看很清楚了,那老头身上穿一个蓑衣,没有眼睛,我形容一下哈,他的眼睛是闭着的,眼睑全部凹下去的。车一开就过了,我才反应过来,我马上给司机说,你撞人了,司机说没有人,什么都没看到,没有的事,还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我当时也以为我是太疲倦了,看到的幻象,可是幻想怎么可能持续那么久?从远到近,而且还看得那么清楚。没过一会,我又看见车的前面正中间有一个穿红肚兜的小孩子,大概2,3岁的样子在跑,为什么说是穿的红肚兜,因为我看见他背后面的红带子都在飘,因为车灯很亮也是由远到近看得清清楚楚,车一下就又开过去了,我马上又给司机说,撞到人了,司机还在以为我开玩笑,还叫我别吓他,但是后来司机看到我很一本正经不像开玩笑那种说话的时候,他真的吓到了,没走一会,我就听见窗外面怪异的声音,反正不像风声,因为5月的风不大,两边的山间传来了好像和尚念经的声音,我忙问司机听到什么没有,司机吓得马上把车上的音乐打开,当时车上的人都在睡觉,听到歌声都在让司机马上关掉,司机都没关的,后来司机把车都一直开得好慢好慢。后来跟朋友们提起这件事,朋友都说我会遇上很不好的事,会倒大霉,可是我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包括以前和以后看到这些遇到这些我都没有什么很倒霉的事发生。

  遂州宾馆的真实灵异事件

  那一年,应该是1999年,我初中毕业的暑假,我被老爸安排去 遂州宾馆 打暑期工,我被分在了南楼做服务员,老爸说是让我锻炼锻炼,可是我恨死了这份工作,由于我年纪小不懂行情,经常被领导骂。那一年,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北楼发生火灾的那一次。

  那天晚上,我在南一楼的值班室值班。正在睡梦中的我,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听声音不像是客人,(那个时候没有房卡,一般住宿的客人开房后都是叫服务员用钥匙开门)我起身开门,原来是北楼那边的服务员,具体名字我记不清了,她过来让我通知楼上服务员说北楼起火了,让她们注意楼层的安全,当时宾馆的电闸的总闸已经关了,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在房间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电筒和蜡烛,只有摸黑上2楼了,我先给大家讲一下当时遂州宾馆南楼楼层的摆设,楼层正对楼梯的是一个服务台,上楼的左手边的第一个房间是值班室,每层楼有一个值班室,右边是一个长廊,长廊的2边就是客房了。我当时在敲2楼值班室的门,因为当时是半夜,大家都睡得很死,所以我敲了很久里面才有回应,当时我心里有点害怕,因为停电时间过得太久,楼层上的应急灯都暗了,一点光也没有,我感觉我身后有人。里面的服务员问我是谁,大家注意了,当时外面也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问我一样的话,是一前一后的问的,另外一个声音是从服务台那边传过来的,外面的声音肯定要比里面的声音大得多,并且在深夜,我当时以为是另外一个服务员坐在那里,也没多想,我就一直回答她们的问题,后来她们又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又回答,我当时急了,里面的服务员还不开门,因为我当时听出来那声音不是我认识那些服务员的声音,而且声音很诡异,等了半天,里面的服务员才开门,(这期间那个声音一直在和我说话)我就问她是不是还有一个服务员在值班,她说没有,于是我告诉了她刚才的怪事,她说她一直以为我在回答她,她马上把电筒拿出来,我们检查了服务台和整个2楼,没有人,后来我们又去了3楼和4楼,另外的服务员都一直在值班室睡觉,我一直觉得这个事情很蹊跷。顺便说一下,北楼那次起火,是客人的烟头起火,并无人员伤亡,只烧毁了一个房间。

  浙江慈溪市杭州湾大酒店的真实灵异事件

  2006年,因为演出,我去了浙江慈溪市。当时我工作的地方是一个五星级的酒店-杭州湾大酒店,一个园林酒店,也是慈溪市最好的酒店,酒店旁边是慈溪有名的峙山公园,峙山是座什么山我不知道,反正后来上去看到,上面是公墓。我演出的地方在酒店的2楼–花样年华演艺酒吧。我们的宿舍就在酒店后面的员工宿舍的经理楼,演员和经理级的人物都住在这栋楼,那是一栋小洋楼,一共4楼,每层楼住2户人,我最

  早住在2楼,后来搬到1楼。旁边是酒店服务员的宿舍。跟我们一墙之隔的是慈溪有名也是最早的别墅区,那边住的都是一些很有钱的人,但是也有很多别墅是空的,听说住进去的人没多久就搬了,很是阴森,传说那些房子闹鬼,这些留到后面再说吧。

  先说说我住的地方,外面是一大片荒芜的草地,很深的草地,外面放了很多预制板,草地对面就和峙山遥遥相望,峙山也就是在我住的那栋房子的正对面。我住的一楼,很阴森,那栋房子修了很多年,听说里面死过人,但不知道死在几楼。从我住的地方到上班的地方要走大概5分钟的路,我住的那栋房子在宿舍区的最里面,从那段路走出来只有宿舍大门的门卫才有灯和监控器,晚上一个人走在那条路很让人毛骨悚然。走出宿舍外的铁门就属于酒店园林的范围了,宿舍大门外是一块空地,可以用来停车,那一有一盏很弱的路灯,真不知道这么大的酒店为什么会如此节约,那块空地的外面有一条小溪,人工的,直通隔壁的别墅区。

  那段路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我们搞演艺的一般是晚上9点上班,然后凌晨12点下班,来来回回习惯了,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我一般下班以后习惯和场子里面关系比较好的演员出去吃宵夜,或者去上网,所以一般都回来得比较晚,特别是出去上网,一个人在外面也没人约束,所以很自由,所以一般上网我都通宵。有一天晚上,我跟朋友吃完宵夜又去了网吧,可是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2点多的时候我突然想回去

  ,所以我马上就回去了,宿舍是从酒店大门进去的,当我走到宿舍门外的那片空地的时候,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怎么的,那个时候我刚换了新手机,(W550C,用过的人都知道,那款手机后面有一个灯,很亮,晚上可以用来照明,也可以晚上照相)半夜2点多,我一个人站在那个微弱的路灯下照相,照了几张以后,我边走边看刚照的照片,有一张,我的头上有很多白点,准确的说应该是光圈,而路灯在我站的另外一边,绝对不可能是路灯,路灯的颜色是黄色的,当时,我马上回网吧,以前遂宁热线应该有我发的那篇帖子,但是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可能被删了,那天晚上我在网吧找了很多人问,因为当时没带数据线,所以照片一时不能上传,但我把照片传给热线上面的一个忘了名字的网友,应该有人会记得那件事。但是现在那张照片已经被我删了,因为一位通灵的朋友说那种照片留着不好。后来我又回宿舍,当时,我把吉他手阿明叫了起来,他也是灵学者,通灵的,他也看到照片的不对头,于是和我一起在我拍照的地方,想再拍点什么,我站在原地一直照了很多张,一切正常!但是我们也没发现灵异,所以我们很扫兴的回去了。

  顺便说一下,阿明是海南人,也是通灵者,并且他有很强的通灵能力和灵视眼,他一直爱烫个爆炸头,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方便面。他住在2楼,他经常看到很多灵异在他房间的客厅来来回回的走动,并且方便面一直行为都非常的怪异,个人感觉有点像济公和尚,平时疯疯癫癫的,爱好是玩音乐,朋克,灵异。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灵异问题。

  最早我也住在2楼,跟方便面是邻居。晚上下班以后,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想事情,我阳台的对面的一大片荒草地,从阳台望去荒草地的右边是酒店的楼背,而我的正前方对着的是峙山,我前面说过,也就是公墓。午夜的时候,我经常看见有一个女人模样的人站在草地里,每一次看见那女人,都是穿的一件红衣服,为什么说看得见,别忘了我们这栋楼基本上都是住的演员,而很多经理基本上都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只有外来的住在这里,每天晚上我们都是在这个时候下班,下班后出去吃完宵夜大家都还没睡,灯都开着,楼上的灯的余光倒映在荒草地,也就看得有些清楚,我一直以为是酒店的服务员或者是其他人的家属,反正不是我们场子里的演员,因为我都认识。有一天晚上,我心情不好,于是下班和场子里几和要好的朋友去吃宵夜喝了很多酒,晚上他们都回宿舍了,我还一个人坐在楼下荒草地边上的预制板上拿了几罐酒继续喝,那个女人又在,远处的荒草地上,背对着我,我确定那不是幻觉,因为之前我在阳台上看到过很多次,趁着酒劲我想过去看个清楚,于是我跳下预制板,一脚踏进了荒草地,就在我刚要起步走的时候,我的脚被一个东西挂住了,然后我一头栽在了旁边的预制板上,我的嘴正好也嗑在预制板上,牙齿没有断,可是嘴嗑破了,流了好多血,脚链也掉了,等我回头再看那边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嘴肿了一周,从那次以后我就搬到1楼去了。1楼让人感到很阴森,我经常听到半夜有人在我房间外面的花台边走动,可是很遗憾我什么也没看见。

  后来我去了峙山,早上去的,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座山是公墓,不过早上有很多人在那边晨炼。从峙山下来,因为走错路,不知道怎么转到宿舍后面的别墅区去了,靠峙山那边的几栋房子都是空着的,看得出以前那里曾经住过人,可是为什么后来搬了就不知道了。

  宿舍大门的旁边有一个小卖部,我经常在那买东西,有时候也跟看门的老头聊聊天,有一次说到那个监控器,那个监控器在晚上都可以把外面的人和东西看得很清楚,看起来就像白天,是防贼用的,有一次我的房间就被小偷光顾过,但后来小偷被抓住了。我问看门的老头,晚上守通夜(他们都是要上通夜班的)的时候有没有从监控器里面看到过什么怪异的东西,老头问我问这个做什么,我说随便问问,我告诉了他我

  看到的那个奇怪的女人。他后来告诉我,有一天他准备关铁门的时候(一般晚上2点宿舍的大门都要关,进门要喊守门的开门)看见监控器上有个女人穿个长袍子,往宿舍里面走去,但是他又没看见有人进来,进个人他肯定是知道的,但由于监控器是黑白的,他没看清楚衣服的颜色,反正不是白色,当时,我们都一身冷汗,看门的老头还叫我不要去乱说,说不敢让领导知道了。

  虽然经历的怪事连连,到后来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后来我把这件事向老服务员张姐(其实人一点也不老,只是比我大几岁,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是元老级人物,我们关系还很好)说起,她都觉得很诡异,她告诉我,遂州宾馆后面的池塘曾经淹死过一个女服务员,就在南楼。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女服务员因为盗窃客人的财务被发现落荒而逃,在逃的过程中淹死的。我前面已经告诉大家楼层的格局了。上楼的右手边是一个长廊,长廊的尽头是开水房(给每个房间烧开水的地方),布草间(每个房间要换的床单这些),还有垃圾房,这个垃圾房跟其他的垃圾洞不一样,这个垃圾房,为什么要说房呢,为了楼面的美观,它被修成一个房的形式,打开门就是一个垃圾洞,直通一楼,但是一楼可能是为了通风,垃圾洞后面就是湖,但挨湖的那边是敞开的,就是说楼上的垃圾掉下来完全有可能掉进湖里。当时那个服务员是被堵在了四楼,原以为她会束手就擒,谁知道,她跳进了四楼的垃圾洞,想从那边逃走,谁知道,掉进了湖里淹死了。后来我问张姐,宾馆里有没有发生什么灵异事件,张姐就只告诉我,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去那个人工湖乱走,后来我倒一直想一个人去那个湖走走,就是一直没有时间,再后来有时间的时候,早就把这件忘记了,所以我一直没在半夜去过那个湖边。

相关文章

?

我是出生在旧历7月15那天的,7月半,就是民间的鬼节。从小我就有一般人没有的通灵能力,在特别强的磁场下,我会感到头痛,晕眩,并且我能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东西,那就是灵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