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宫灵异事件 > > 正文

[现实灵异事件]农村真实灵异事件!!绝对真实恐怖!!

日期:2017-07-07 05:57:07编辑作者:云顶娱乐场官网

  

  1. 白煞王

  山区的村子是不连片的,也就是一个村落一个村落,有一段距离的。在我的村子到一个叫啄坑的村子有3里路,路两边有稻田和小山丘。小山丘通常都是有坟地的,大概在83年全国发大水的时候,我们那边就有很多的乞讨人。那天下午我们村来了一对夫妻乞讨的,在我们这边讨好以后就去那个叫啄坑的地方去讨,走到半路上就被吓的屁滚尿流的跑回来。脸色惨白的对住在路边我的叔叔说,路上有个看不到头的白色人形的东西拦住路了,并且越长越高,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吓的他们转身就跑,还好那东西没有追过来。他们几乎是摊到地上休息了好长时间才走的,我们那边把这个东东叫白煞王,还有黑色的黑煞王。当地传说中碰到白煞王一般没有什么事,要是碰见黑煞王,就是凶多吉少了,它要人命的。这个白煞王后来附近的人也见过一次,也是吓个半死,这十几年倒是没有听说了。

  2. 我一个堂哥的媒人的事

  那时候他大概40岁左右,是个贩牛的。个子不高,人黑黑的,因为他帮我堂哥做媒,所以那时候我经常和我堂哥去他家玩,他很奇怪的一个人,他经常无缘无故的在家里睡上几天几夜,醒来后就说他去哪里哪里了,去和几个人一起抓人去了。家里人开始不相信,以为他神经不正常,后来一打听他说的那个村子是那个时间死了人,一下子大家都怕他了,但他正常的时候里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的。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年,后来就不怎么那样睡了,平时人也很好的,但是他结果没有好下场。在95年左右,他晚上背了一个捕鱼的电鱼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自己电死在河坝下的浅水里,那地方水最多只有30公分深左右。我很是奇怪的,因为我也电过鱼的,这样是电不死人的,也许是他泄露过天机吧,在这里我祝他来生走好。

  3. 逆水而上的菩萨头像

  离我们村子大概有8公里的一个山脚下村子里,有过好几次奇事,呵呵。从头说起,记得老人说53年发过一次大水吧,就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那一次,山沟里全是洪水啊。山区的洪水大家见过就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什么东西都有,死猪死鸡的往下游漂的。但是就是有个木头雕刻的菩萨头像,它是往上游漂,许多人都看见了,到了他们这个地方后就漂到河边了,于是有村民就把他请了上来,等洪水退了人们就把它建了个像土地庙一样的庙供了起来。人们有事就来烧香求拜,好像当时挺灵的,后来因为要打倒一切封建迷信活动,就给人家拆了,当地的一个村民冒很大的风险把它藏在家里,后来这个人据说活了7、80岁无病而终,那时候能活这么大岁数很少的。

  4.许愿退家蛇

  时间到了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时候,山区的蛇是很多的,一般人家都有。我就记的我小时候,大白天经常躺在摇篮里,看土房的梁上的手腕粗的家蛇爬过来爬过去,心里也不害怕的,呵呵。当时他们一个村民家,也是在白天,有一条蛇在他房间里盘着。一般这种情况很少有,家蛇一般是见人就走,也不来吓人的,当时他很年轻,就用棍子把他打死了,结果不到两个小时,他家里地上全是蛇,人都没办法进去。当时别的村都来了许多人来看热闹,谁也不敢去打它们,也拿它们没办法,屋子都进不了,别说还要生活了。这时有年纪大的人就想到去求这个菩萨了,说,菩萨慈悲,保佑他们过了这一劫,他们就马上重修庙,重新装金供奉。结果这个蛇群不一会儿就退了,后来村民自发组织人员捐助物质,在山上修了庙,把菩萨请出来供奉上了,香火还可以。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当地的一个痞子,看上了庙里惟一的一个守庙的尼姑,晚上准备来好事,结果就在这个山头上转了一夜都没有找到庙,呵呵,也是奇事了。呵呵,我穷啊,买不起数码相机,不然我要贴些包括后面故事的实地照片上来。

  5.回门夜

  我的舅舅是车祸死的,我头一天晚上头疼的要死,第二天上午他就出事了,同时出事的还有我舅舅的舅子,当时我舅舅只是骨折,而他小舅子当场昏迷,送去医院人家都忙着抢救他去了,我舅舅还和亲戚说了话,半个小时后他就不行了。转送县医院后,发现是脾脏大出血,已无力回天了,唉我可怜的舅舅。他死后回门的那天晚上,在堂屋里放了一张桌子,一个香油灯,摆一些菜和酒杯碗筷,还有一碗饭,饭里再放个熟鸡蛋,鸡蛋竖立起来,再插一双筷子,我们叫倒头饭,然后由亡人长子到坟前批一件亡人的衣服,由下葬时所走的路,叫亡人的名字,接回来吃亡人饭。我因为对这些怕怕,所以就和其他人在房间里聊天,我爸爸是胆子比较大的人,他经常说**如灯灭,没什么的,结果那天晚上他就吓着了,他是一个人在堂屋里,想等我大表哥回来,结果我大表哥要到家的时候,掩着的大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一个小缝,好像有东西进来了一样,同时感觉到香油灯一闪一闪的,吓得他赶紧就跑到我们房间来了。不到一分钟我表哥就到家了,那天晚上没有大风,小风根本就吹不动我们家这种大门的,我爸爸现在提到这件事还寒呢。

  6.谁家的小孩跑出来玩

  我有两个舅子,都比我小好几岁,有人叫姐夫的感觉真不错,呵呵。我的大舅子,10岁的时候也比较贪玩,什么地方有热闹就往哪里去,大人也看不住的他们的村子有个暴死的,死后他家里不安宁,就去请了一个道士来做法,他知道了就偷偷的和其他小孩一起去看热闹去了。那个道士做法时念了咒语,手朝天一挥,念声,去。他就顺着道士的手就看到天上有件破衣服在天上飞,他当时还叫其他人看,但其他小孩都看不见,从那里回来他就发热头疼,家里人知道了原因就请人去送了〔我们当地管驱邪叫送〕他才好。我的小舅子就更奇异了,在他7,8岁的时候,那时候农村买电视的很少的,一到晚上大家都去看电视去了,他爸妈那天晚上也去看电视去了,说一会儿就回来,要他在家里看门。他就在家里一个人在家里玩,这时他就看见一个穿花衣服的小孩,跑进房间来,围住他转,然后陪他玩,玩着玩着那小孩就躺在地上打滚,叫他去追它。那时候他家的房子后面就是山,那小孩就往山上滚,我小舅子就在后面追,刚刚跑到山上,过来一个村里人,那人一看他一个人晚上笑嘻嘻的往山上爬,就赶紧拉住他。这一拉,他就清醒了,那个小孩也不见了,他就问那个大人,刚刚那个小孩呢。大人一听,吓的什么都没有说,赶紧就把他抱到他爸妈那里,到现在他还清楚记得那个小孩的模样,寒。

  赶上直播

  7.观花婆

  我老家有很多人遇到灵异的事,就去找离我们很远的一个观花婆去看。就在我岳父隔壁的村子里,有个小孩被水淹死了,就埋在乱坟岗中,他的母亲后来怀了两胎,总是养不大,几个月就死了,然后她就去看这个观花婆。观花婆问了她的住址后,出神过来看了看,就说你以前的小孩尸体没有烂,所以他投不了胎,就来纠缠你,你把他挖出,用火烧掉就可以了,她将信将疑的回来后,请人去把小孩挖出来一看。果然没有烂,成了干尸,用火烧掉以后,她就又养了一个男孩,奇怪的是村子的人都说和以前死的男孩长的一模一样;我的堂嫂子的娘家房子是以前造的,用的砖头什么的都是在山上捡来的,这几年日子好了点,我嫂子的妈她就不放心这个房子担心里面有坟砖什么的,也去看了下。她报了她的地址后,观花婆就出神过来看了,找到她家的时候,问是不是有多少台阶?门口有什么树?家里有什么家具?全说对了。然后他的孙子正好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她也看到了,真是很灵的。然后观花婆说她家里没有问题的,不用担心的,给了20元钱就回来了,本来她们对观花婆有点将信将疑的,这下她们村子全相信了,呵呵,我们村子有问题也去找她们的。

  哈哈,赶上直播?

  8.我丈人的魂

  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我还不认识我老婆呢,那时候农村的生活还是很苦的,经济根本只能维持一家人吃喝的。我丈人因为小孩多,家庭负担比别人都重,积劳成疾,患了胃炎,一直拖成了胃出血。检查时说已经胃穿孔了,因为家里没条件,我丈人就拒绝就医,在家里靠中药维持生命,其中好几次昏迷,别人都说他不行了。就在那一天早上,天刚亮,村子里一个老人起来到河边放牛,就看见我丈人的魂。只有上半身,戴个鸭舌帽,提个篮子从河对岸,轻飘飘的往自己的村子里走。他看的很清楚的,他什么也没有做,就看他消失在离自己家的不远处,回来后他就对别人说,当时还不敢告诉我丈母娘,是我丈人病好了以后,他来看看我丈人时才说出来的。还有一天晚上,我丈母娘服侍好我丈人睡下以后,出门来倒水,刚出来,就看见我丈人只有上半身,低着头,向家里飘来,她吓的把盆一扔跑到床后面躲起来,叫着我丈人的名字。我丈人的魂进来的时候,她说她身上都冷飕飕的,要是别人吓也吓死了。在我们家的说法,生魂往家里走是好事,病人是不会死的,再后来我的舅子筹到钱,就把我丈人强行送到医院动了手术。可手术后住院还没有几天,他就自己跑回家了,不在医院里住了因为医院的费用是不得了的,后来他就好起来,到现在身体都不错。我在这里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有朋友要问,怎么有病不看医院啊,呵呵,不是人人都想死的,那都是逼的没办法才听天由命的。

  9.会动的茶杯

  我们这个村子是一个大姓人家,共有200多人,都是一个姓,都是一个祖宗的,因此我们的辈分也是分的很清楚的,有六七十岁的老人见了我要叫我爷爷。碰到一个小孩,我可能还要叫他叔叔,呵呵,很好玩的。我有一个堂伯伯也是患了重病,医治无效死的。他在患病之前,就经常看到家里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的,他往往睡到半夜醒过来,就看见桌子上放的茶杯,在上面乱动。有时候还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来,当时他是很害怕的又不敢跟家里人讲,捂个被子就睡觉。第二天天亮一看茶杯还是在那里好好,看见的次数多了就不当回事了。有时候茶杯动的时候,他还跑起来看看,可到了跟前茶杯就不动了,上了床茶杯又动起来了。我们都说是老鼠精在吓唬人玩,奇怪的是他家只有他才能看的到,隔了没有多久他就患病了。他在患病期间的一个大白天,他在屋外做点农活,就看见有个人轻飘飘的也没看见从哪里来的就进了他家里,他追进去一看,什么东西都没有,寒。那时候他们的胆子是比较大的,因为在刮风的时候,到处都是饿死的人,也没有人有力气去埋死人,他们包括我爸爸都和死人在一起睡觉的,我的伯伯辈和爷爷辈的也饿死了好几个。这个时期上年纪的人都知道,所以他们都不怕这个的,我们这些年轻人是不敢想像的。

  10.黄鼠狼

  我有一个三伯伯,是同一个太公的,他的家就在第一个故事中的路边,门口有一个小池塘的。我小时候经常用渔网去那里捉鱼的,里面有许多鲫鱼的,呵呵,他是党员,年轻时当过兵,退伍后就在家里做蔑匠,就是我们农村里用毛竹编织各种农具的手艺人。他很聪明的,手艺也是一流的,我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他编织的一张图案精美的竹席,看到他就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唉,好人不长寿啊。他在家里不知道什么时间招惹了一只黄鼠狼,整天跟着他,要他出马什么的。我三伯那时候是党员怎么都不肯答应的,没有多长时间人就有点神经病了,经常自言自语的,在我家做活的时候,突然就要回去,说河里面有鱼要等他去捉,搞的我妈妈哭笑不得。那时候我们附近那个观花婆好像还没有出马呢,我三伯母也就没有办法,请人送了多次,那个东西就是不走,回来在初秋的一个晚上,他就莫名其妙的死在我们每天洗衣服的一个水沟里,嘴里全是煤油味,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能说清楚了。可怜我的三伯母和两个未成年的堂弟,在以后的日子里受了不少苦啊,泪。再说那个黄鼠狼自我三伯伯死后安静了几个月,却又找上了同样在路边的我的一个三婶家,于是我的这个三婶自称自己是大仙,每天晚上半夜起来打坐,折腾了两个月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黄鼠狼就走了。再也没有来过,而我的三婶去年也因为肝癌去世了。

  11.走夜路

  我们的山上有很多野兔野猪什么的,因此我们这边就有不少人用猎枪和猎狗什么的来抓这些小动物,来挣钱补贴家用,大部分的人是业余的,什么也没有,就是靠看地上的洞新旧程度来判断有没有猎物在里面,然后用工具挖。我们一个村的就好几个这样来抓猎物的,但是夜路走多了总要见到鬼的。在88年左右,在初冬的一个晚上,他们有两个人一起去山上找洞去了,身上带了柴刀,还有铁锹,晚上有月亮的,他们节约电池,就没有开电灯,就靠月光朝山上爬。他们爬了没有多远就看见小路突然变宽了许多,他们也没有想什么就继续爬,奇怪的是明明是条好走的路,爬起来却费力死了,而且就听见铁锹碰到柴枝的声音。其实那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迷糊了,就是想不起来这回事,他们大概花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到目的地,人也累的不行了,两个人就想休息一下。于是他们就爬上一个小坡坐下来,掏出香烟,用打火机点着了,这一点火把他们吓死了,借着打火机的光,他们竟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邻村死了没有几个月的女人坟顶上,吓的他们跳起来就跑一直跑到家,人才缓过劲来,后来好几个月都没有去山上找猎物了。

  12.晚上猎兔

  我的一个朋友,离我们家很远的,以打猎为生,他有一枝土枪。死在他手上的猎物不可记数,他也一直没有碰见过什么奇事,就在五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他就碰见了他一生难忘的一件事。那天晚上,天上也是有月亮,他一个人上山了,在山脚下他打了两只兔子后,就没有找到猎物了。于是他就向山腰一个平台上去,刚上平台又发现一只兔子,他开枪了,直接打死,捡起来后,他就朝平台里面去。没有多远,他就看见两个大红火,那是兔子的眼睛光,他直接举枪瞄准,同时他看见是个大兔子,它坐在路上看着他,他开了枪,枪没有响,但点火的引硝响了,按道理这时候兔子听到声音肯定要逃了。但是它还是没有动,还是坐在那里看着他,我朋友一看笑死了,赶紧换引硝,再举枪瞄准,开枪,啪的一声,引硝响了,枪还是没有响。那个兔子还是没有动,他火了,再换引硝举枪瞄准,开枪。还是没有响,那个兔子还是在那里只是动动头,还是看着他。这时候我朋友一股寒意就上来了,他知道碰见邪门了,他就看着那个兔子,慢慢倒退回来,看不见那兔子的时候他转身就跑,到了山脚下,他一坐在地上,抽了好几根烟才定下神来,他再换引硝,对空中开枪,砰得一声枪响了,他就立即回家。过了几天他就出来打工了,再也没有去打猎。

  13.气功

  85年左右,全国气功热的时候,我们虽然还在学校读书,都也受到了影响。于是我们班的几个男生,有空的时候就在一起炼气功,其实也是瞎胡闹的,因为我身体比较敏感,倒是没有多少时间就出了小功能,就是能感觉到别人身体的健康情况,只要别人身体什么地方有病,我身上就什么地方不舒服,因为当时没有老师,后来就放弃了。但是我一个姓康的平时比较内向的同学,他坚持下来了,而且境界和功能很稳定的,他不要任何工具可以在水下呆半个或1个小时再出来,冬天也是如此,在我们那里是小有名气。但是我有点怀疑他在以后会不会出偏了,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他了。

  14.冤死的的女主人

  昨天晚上我想起来一件我丈人那边一个恐怖的村子的事,不过有近十年的了,说来给大家听听。他们那个村子我经常经过的,是在小山脚下,那时候路很窄的,骑自行车要没有点功夫是不行的,我就在那里掉到田里一次,呵呵,尴尬死了。记得好像是夏天的事,他家的女主人应该只有45岁左右,不知道为了什么很小的一件事,跟他老公吵架了,晚上就喝农药死了。第二天她娘家来了很多人,把她老公暴打一顿,说是她老公把她逼死的。他老公一肚子委屈也没有办法的,就这样折腾几天后,就把死人抬到山上埋了,从埋的那天晚上,他家里就不太平了,总是莫名其妙的有响声,最恐怖的是他家里在堂屋里的一个已经坏了几年的闹钟在深夜的时候突然敲响铃。这不是一个人听的见的,隔壁人家也能听见,结果那几天整个村子一到天黑就家家关门睡觉,没有人敢出来串门外出了,我丈人那边村子同样受到影响,也是夜不串门了,寒。这个男主人实在受不了了,就把那闹钟狠狠的摔到地上,结果他就看到一道光,从闹钟里一闪出来并马上消失了。大概过了3个月,我们那里的说法是死后要3个月后才能找观花婆看东西的,他和她娘家人一起就找观花婆了,把他老婆的魂叫上来,附在观花婆身上。她老婆一上来就看到他老公就哭,说她不想死,是一个阴差找错了人,把她拉下去去了,才发现拉错了,可死也死了,她就不服气,要回来,所以在家里折腾。就是要他老公想办法救她,可现在尸体都烂了,怎么回来啊,她老公就问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让她不要闹了,回来后家里就太平了。我们那里的观花婆很灵的,把死人叫上来附体后,她的声音就跟死去的人一模一样,口气和说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样的,我绝对相信是真的死人上来了,一个人能不可能学会我们那么多方言,就是学会那么多方言,他也不可能学会每个人说话的语气,何况还有每个人的隐私。我跟上海的一个坚决反对迷信的科学人士聊天的时候,我就问的他哑口无言,呵呵。我们当地人判断一个观花婆是不是灵的标准,就是看活人的就要他能说说自己的隐私,看看家里有什么人或有什么家具怎么摆放的,死人就是他上来后,是否准确认识在旁边的家里人,说话语气音调是否和在世时候一样,是否知道从他死后家里后来的变化等。一般来说我们那边都是女性观花婆的多,男性好像没有听说过,呵呵,女人要是靠学男人口气说话来骗人那可是不容易的。

  15.龙杠

  死人抬棺材的要有一根大木头的,我们当地叫龙杠,我们附近几个村只有一根龙杠,这个龙杠有好几十年历史了,是一辈辈传下来的也数不清抬了多少死人了,见证了多少家庭的痛苦分离了。我们这边以前死人抬棺材的都是义务帮忙的,现在可能要给点辛苦费什么的,也是应该的。就说这个龙杠,它平时不用的时候就是放在专门给人家抬棺材的人家里,每次死人的时候,这个龙杠就会在晚上发出响声,是那种给人翻动的声音,时间长了他们竟然能从响声的大小中判断出死人的年龄,个别时候还能判断出是男是女;还有前面一个村专门做棺材卖的,他家做的棺材也是,但不是每一次都有响声。记得前几年有个年轻男人了,前天晚上他一个还没有做好的棺材,放在堂屋里,晚上声音就特别吵,刚开始他家人还以为是老鼠的拖东西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到堂屋一看什么都没有,只要人一走,声音就又来了,折腾了好几次,把他16、7岁的女儿都吓哭了。一家人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上午就有人来要棺材,说我邻村的一个30几岁的男人死了,我们知道了说是死人来催着他要棺材呢。

  16.我大姨家住在农村,她的小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小时候常常和大姨一起去地里干活,大人劳动,他就在地边的树下玩儿。有一次,约在四、五岁时,太阳落山了, 大姨一家收工,见表哥在睡觉,就把他抱回家,一路上,依然沉睡不醒。就这样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无论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大姨害怕了,顾不得去地里干活,抱着他去村里的卫生队,还是弄不醒。于是就找了一个村里的老人(是一个会“看香”的人)。老人让我大姨点了支香,他看了一会儿, 说“你小子,一定是在外面野地里睡着了,对吧?!丢了魂了!”我大姨说是啊! 他说, 这好办, 你抱着他,到他睡觉的地方,喊他的名字,边喊边说,“咱们回家啊!该回家了!”喊上一会儿,就回家,保证他能醒!我大姨急忙抱着他来到睡觉的地方!按老人说的方法,喊了一会儿!回到家中,果然,我表哥一下子就睁开双眼!后来,我们这里流传一种说法,就是大人带小孩出门玩的时候,如果孩子睡着了,要不停的喊孩子的名字,直至回到家里,以免丢魂!这事绝对真实!大家可以去石家庄的东王村考证!!几乎人人知道!!!

  17.我母亲小的时候,躺在自家的老屋里和我姥姥玩,一抬头,看到南墙的最上边,就是南墙和房顶交接处,有一个老头,约一扎来高,身穿旧社会的地主服,手里牵着一个小孩,快带的从东向西走去,(仿佛是在墙上走)走到最西边就不见了!

  查看大图

  母亲当时一点也不害怕,还让我姥姥看,但我姥姥什么也看不到!后来,几十年后,大家说起这件事,我大舅说他小时候也看到过!情景和我母亲见到的基本一样!

  如今老房早己拆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母亲现在说起此事,还记忆犹新!

  18.压身

  前几天,我睡觉时,忽然感到身体沉重无比,(此时,我肯定已经醒了,绝对的清醒!)我试图睁开眼,却发现根本不能睁开!全身根本动不了!我知道是被压身了,我试图用手指掐自己,然而根本使不上力!

  查看大图

  我就喊,希望我爱人能醒来,推我一把,然而却是只张嘴,发不出声,我心里就默念“唵嘛呢叭吡吽”念了有两三遍,一下子,就感动身上轻了!

  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翻个身接着睡,刚刚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就感到一个东西又上身了,我就赶紧再念一启次“唵嘛呢叭吡吽”。然后就没事了,一直睡到天亮!

  19.白花

  我小姑的婆婆家,在井陉,一个比较穷的山区!前几年,她丈夫的侄子,一大早就说“奶奶,咱家的白花开了!”

  查看大图

  但家里的树根本不可能开白花!!!因为家里是石榴和枣!!大家也没有看到任何花开!

  过了几小时,一个远房亲戚送信来说,XXX死了,死的时间正是那孩子说白花开放的时间!

  20.惊栗

  前几年,我去北京的卧佛寺,就是十方普觉寺!一见门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过山殿,这卧佛寺我去了多几次了,多是去喝泉水。对此处十分清楚,我知道这小殿里面供的是哼哈二将,可是那一次……

  查看大图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刚一入殿,立刻吓的跳了来,心砰砰的!和我同去的人问我怎么了,我说不知道,好象是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事物。但到底是什么,不知道!我壮着胆再次进入,看到了依然是我非常熟悉的哼哈二将!刚才入殿的恐怖感觉一点也没有了!

  有人说,可能我刚入殿的时候,哼哈二将的真身恰好来到此处,吓到我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过去七八年了,到现在想起了,还和昨天的事情一样!

  我本身对佛是非常有研究的!真是奇怪!

  好贴要顶

  21.棺材

  在范谈村有这样一件事!在解放前,有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突然走过来一个老头儿!老头儿拦住他说:“你快死了!”那人自然十分生气,说:“你才快死了”。

  老头儿一点儿也不生气,“你不信的话,就回家量量,你家的炕是个棺材形状,一头长是XX尺,一头窄是XX尺,我在这里等你!”那人听了将信将疑!跑回家一量,果然如此,不差分毫!

  查看大图

  他脸色惨白的去找老头,老头让他把炕毁了,重新砌一个!那个照办,一直到80年代才死!这都是有真人实事的!可惜我不在家里,忘了那人叫什么了!大家可以去石家庄的范谈村问现在的老人,都知道!

  22.拾遗

  前几年,在石家庄的北马路(现在叫和平西路)发生了一件车祸!有人说事件其实是这样的!

  早上上班的时间,车轮滚滚,一个人骑车突然发现地上有张百元大钞,立刻停车,下来去捡,突然发现那钱变成了冥币!!!!他惊出一身的冷汗,慌忙骑车就走,没走多远!

  查看大图

  听到身后一阵刹车声!另一个骑车身,倒在车轮下!死了!手里正握着那个冥币!后来有人对他说,那是鬼在招人,第一次,鬼认错了人,于是就让那人民币显了真身,让他逃生!

  第二次,正好是鬼要招的人!想想也是,这么多人上班,为什么,别人看不到这一百元钱呢?

  23.血指

  我爷爷文化大革命时得癌症死了,他生病的时候,每天,我父亲,我姑姑都去医院照顾,送饭!去医院要经过一个大大的水坑,

  查看大图

  据说,每年水坑都要淹死许多人!那时,石家庄根本不象个城市,就是个大大的农村!有一次,我父亲在医院陪我爷爷,我姑姑负责从家送饭!

  那天,天下着大寸,她走到水坑时,不由得就加快了脚步,隐隐的感到有人在后面跟着她,她越走越快!到医院的后,我爷爷发现她背后有两道血指印!

  嘘别说话我说过我是一只海参让我慢慢的离开就好

  24.这件事听一个村的好友讲的,叫她小兰吧,我们都是农村妇女,平时在一起打打牌,讲些离奇的事。

  小兰娘家一个哥,哥哥家三个女儿,最小的去年上大学,去年在上大学的地方出了车祸,抢救了好几天也没救回来,小兰和娘家人气的不行。在我们农村,走娘家一般都爱给父母打电话,比如明天去,今天就会打电话告诉父母。

  小兰侄女下葬大概一个多月吧,小兰想去娘家走亲戚,就给父母打电话,说明天去吧,怪事来了,晚上小兰和俩孩子睡觉,没睡着哪,就听见有人说话了,二姑二姑,回里睡点,叫我睡会,明天咱一起去我奶奶家。据小兰讲当时吓的她一动也不敢动,拉着孩子的手也不敢睡,以后每次走亲戚一打电话,那个她就会去小兰家和她睡,现在小兰走亲戚从不打电话。

  为什么我住农村 却从来没碰到过

  25.出殡

  大爷去世了,接到妈妈的电话,我和妹妹立马从外地赶回了家,到家已经晚上10点钟了,离大爷去世已经2天了,所以打算第二天一早回老家参加葬礼(我家在城里,我大爷家在农村),当天晚上大概睡到半夜,忽然被一声叫声惊醒,第,一感觉以为是爸爸在叫我的名字,于是答应了一声,后来仔细想想,不对,是大爷的声音,顿时感觉背部一股寒气,吓得我赶紧把头缩进了被窝,虽然是自己的亲人,但是毕竟阴阳两隔,感觉还是怪怪的,后来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我们一家便出发了,这里说一下我大爷的病,我记得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大爷因为高血压忽然半身不遂了,从此一直卧床直到去世,我大娘照顾了几年慢慢厌烦了,以后的几年对我大爷一直不太好,我大爷有四个子女,都在外面打工,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对他们这个爹也不是很关心,也就过年的时候回来看看。在我大爷瘫痪的十几年中也住过几次院,每次大娘都说我大爷不行了,但每次都救回来了,大家也都理解,一个女人毕竟不容易,大家都尽量的帮助她,就是希望能对大爷好些。这次大爷走了,对大爷,对她,对大家都是一种解脱。从城里到大爷家也就40分钟吧,顺便说下,我奶奶和爷爷身体都很好,和大爷家离的不远,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想而知。自是悲痛不已。

  快到大爷家门口的时候,我以为门口会摆着纸人什么的,结果什么也没有,门口也没有挂白灯笼什么的(可能电视看多了),刚要进院子的时候,我妈忽然拉住我说,你大爷毕竟小时候很疼你,一会要使劲哭你大爷,再不哭就没有机会了,我就对这个很反感,人为什么要那么虚伪呢,以前也见过别人家出殡,老人生前的时候不孝顺,死了之后那儿子女儿哭的啊,拉都拉不起来,哭的厉害说明孝顺,其实呢,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哎,其实小时候大爷挺疼我的,对于大爷的去世我也很悲痛,但是反过来想下,又觉得对大爷是好事,被病魔折磨了这么多年,走了也是解脱。。。想着想着就进了院子,农村的灵堂都摆在院子里,用架子支起来,上面全缠上了白布条,中间放着供桌,大爷的照片被放大摆在了正中间,今天是大爷去世的第3天,一会说是要去火化。灵堂后面就是正房了,总共3大间,正中间是堂屋,也就是所谓的客厅,客厅两边各一个卧室,大爷的棺材就摆在了堂屋的正中间,这是我第二次见棺材,第一次是我姨去世的时候,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都一样,黄色的木头颜色,我对这个不是很懂,棺材的一头盖上了蓝色的布,棺材下面以及周围全

相关文章

?

1.白煞王山区的村子是不连片的,也就是一个村落一个村落,有一段距离的。在我的村子到一个叫啄坑的村子有3里路,路两边有稻田和小山丘。小山丘通常都是有坟地的,大概在83年全国